<bdo id="o6kyu"><samp id="o6kyu"></samp></bdo>
  • <code id="o6kyu"></code>
  • <tbody id="o6kyu"><blockquote id="o6kyu"></blockquote></tbody>
    注册
    刘奇主持省委深改委会议:深入推进重点领域改革攻坚

    《文化·大家》第57期丨百年重读“金溪古书”


    来源:凤凰网江西综合

    人物简介:毛静,字震孟,号剑川,男,汉族,1974年9月出生,江西丰城人。北京大学中文系古文献专业访问学者,原南昌大学博物馆部长。现为江西高校出版社重点图书工程办负责人。为江西省王阳明研究会常务理事兼

    毛静

    人物简介:毛静,字震孟,号剑川,男,汉族,1974年9月出生,江西丰城人。北京大学中文系古文献专业访问学者,原南昌大学博物馆部长。现为江西高校出版社重点图书工程办负责人。为江西省王阳明研究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。曾任江西省袁州区区长助理(挂职)。主要从事书院史、藏书史、地方史和古建筑研究。著?#23567;?#37011;子龙传》《近代江西藏书三十家》《藻丽嫏嬛——金溪浒湾版刻图录?#36820;取?nbsp;

    古代雕版印刷所用工具

    2005年,学者毛静初探江西金溪古村落。那时候,他的注意点是当地的牌坊,将近10年时间,他业余时光多流转于金溪古巷,在浒湾粗?#31995;?#30707;阶里,剥落?#37027;?#22721;上,他发现了“金溪古书”生动的文明细节,出版《浒湾书坊版刻图录》、《浒湾版刻绣像精粹?#36820;?#33879;作。通过“金溪古书”重新开启了一个打开江西文化的方式。

    《文化·大家》:你近些年来深入江西各地,尤其是金溪,对古代传统印刷术有在江西?#37027;?#20917;有深入了解,近期有没有继续关注文化现象?

    毛静:我第一次到金溪是2005 年左右,那时候关注点在金溪的古村落,特别是牌坊。真正开始研究金溪刻书,?#35789;?017年2月份的事。去年一年直到今天都在做一些基础工作,特别是资料与实物的收集。并且从浒湾一个点,扩展到了合市镇、左坊镇等,也获得了一些新的史料。此外,我现在还在关注全省范围内古法造?#38454;?#22346;的保存情况,目前?#19994;?#20108;十多个点,打算逐一去考察,看看还有多少原生态的文化遗存。

    《文化·大家》:目前在江西?#30007;?#22320;方还保留着这种工艺,现状怎么样?主要的功能有没有发生变化?还是仅仅作为一种?#19988;諾男问?#23384;在?

    毛静:雕版印刷这个行当肯定是没有了?#27169;?#25104;本太高,缺乏市场,而市场决定着生存条件。现在还有与之有关的工艺,无非就是活字排印。这个工艺现在在进贤、临川、吉安还?#26657;?#24403;?#20976;?#30340;用途比以前大大收窄,只作为族?#23376;?#21047;而存在。如果以后族谱也用电子排版了,活字肯定要退出这一领域,成为历史。如果以后要去看它怎么操作?#27169;?#23601;只能在博物馆或?#19988;?#20013;心去参观了。

    黢黑的雕版

    《文化·大家》:谈到中国古代印刷术,金溪是绕?#36824;?#30340;话题,很想知道当时金溪印刷业发达之下是一种怎样的气象?

    毛静:金溪的商业化刻书,始于明末。以前有一种说法说是始于宋,那是不对的。大家可以去看陆九渊和朱熹的文集,陆的弟子彭世昌奉师命去福建建阳购书,以充实?#38470;ǖ南?#23665;书院,原因就是因为金溪不生产图书。金溪真正出现大规模的图书市场,是在明中期浒湾出现以后。由于旴江的改道,商业市镇由疏山东部的苦竹街改为疏山西侧的浒湾,使浒湾由平原?#31995;?#26222;通村庄一跃成为港口市镇。这个先决条件是很重要的。

    浒湾成为商镇以后,由于地理位置的重要,一些在北京和南京发展的金溪、东乡书商把部分产业转?#39057;?#20102;浒湾,使图书贸易迅速?#32469;?#25104;为这里的支柱产业。加上这一带是临川文化的腹?#27169;?#31185;举也很发达,更刺激了书业的发展。到鼎盛时期,这里有近百家的书号从事纸张贸易、雕版印刷与图书批发业务,从业人员有数千人之多,相关产业?#30001;?#22521;育得也很好,所以浒湾最终跻身中国四大雕版印刷中?#27169;?#26159;自然而然的事情。

    浒湾古街

    《文化·大家》:你在实地调查的过程中,有?#30007;?#26032;的发现?#21051;?#35828;有本古籍材料可以质疑《西游记?#36820;?#20316;者并非原作者?

    毛静:在一年多的研究与实地调查过程中,我纠正了一些过去人们不太正?#36820;?#35748;识,也获得了一些新的进展。比如认为浒湾的“浒”字是所谓乾隆念错了字,读成了“许”的音。其实在乾隆以前,就是“许”“浒”并用,甚至明末就有“浒湾”二字出现,念“许”的音是这里原住民就姓许为多,加上三点水,是为了厌胜避害,是一?#20013;?#29702;?#31995;男?#35201;。因为从事图书和纸张的地方都怕火,所以会在屋檐上加喷水的鸱吻,最后把地名也加了三点水,变“许”为“浒”。另外,我们看到浒湾有一些高档消费的设施,比如三?#23391;?#30340;娼妓行业,其实这些“红灯区”不是供应给低收入的雕版工人?#27169;?#20854;服务对象是驻扎在商镇?#31995;?#30416;卡、厘金局、漕仓等机构的外籍官员及商户。浒湾是一个百业兴盛的大码头,?#24425;?#27743;西四大名镇之外的最重要港口,出现各?#20013;?#19994;,反而是正常的表现。

    至于说起一些新发现,多多少少会有的。《西游记?#36820;?#20316;者问题,一直困扰了学术界很长时间。在清代,这些神魔小说不能登大雅之堂,所以没人研究。到上世纪二、三十年代胡?#30465;?#40065;迅他们进行中国古代小说史研究,才真正关注这些小说的作者问题,通过《淮安县志》发现有一个?#24418;?#25215;恩的人符合一些条件,可能是《西游记?#36820;?#20316;者,所以以后就这么标注了。这部书诞生约400多年,初步考订作者才是几十年前的事。中间几百年,这个书是没有标注作者的。但我们知道,符?#29486;?#32773;条件的人很多。像《淮安县志》中记载吴承恩著有一部名称也?#23567;?#35199;游记?#36820;?#33879;作,就断定这就是我们能看到的《西游记》,这是很成问题的。在传奇小说不被人重视的时代,当地方志写传时?#30340;?#20889;了这些不入流的东西,无异于在羞辱传主。所以说,吴承恩的这个同名书,很可能就是一部往东旅行的记录,不是神魔小说《西游记》。1950年代发现了吴承恩的著作,里面记载了吴的身世,他的父?#36164;?#20498;插门的上?#25490;?#23167;,在古代这是很丢人的事,所以他父亲一直盼望儿子能考个功名,以便申请恢复原姓,?#19978;?#21556;承恩没有办?#21073;?#25152;以一直认为这是不孝的表现。而《西游记》中充斥了猪八戒入赘高?#29486;?#21776;僧被女儿国王强娶等事,如果是吴承恩写?#27169;?#37027;就是不可?#23478;?#30340;事情了。

    现在学术界发现了一些线索,初步掌握了一些史料,发现明末清初的周亮工的父?#23383;?#22914;?#21073;?#22374;然先生)很有可能是《西游记》真正的作者。因为他符合三个条件,《西游记》原序说作者是某位王爷的“八公”也就是幕僚,周如山早年就读于南京国子监,后来做过诸暨等县?#30007;?#21519;,在河南开封胙城王府工作时,还成为王爷的女婿,就是我们说的“仪宾”。他很有才,写过不少好玩的东西,在明末思想开放的时代,这些书虽然不被正统学术所接受,但很有市场号召力。这位周如山原籍就是今天金溪县合市镇的栎源村,这里走出去了一大批书商集团,他们就在南京三山街状元境开书店,刻各种书籍,其中著名的就是唐、周、傅、王、徐等姓,所以《西游记》最初的刻本,人们称为“祖本”?#27169;?#23601;是唐氏世德堂本,周氏翠筠山房本,以及锦盛堂本,清一色都是金溪书商的书坊。所以周如山曾经的王府幕僚身份,读书人兼做书商的职业,《西游记》最初都是金溪书坊介绍出来,这三个条件都是很有力的证明。当然,周氏是否写过此书,还没有进一步更直接的证据,还需要大胆假设,小?#37027;?#35777;。

    雕版印刷博物馆

    《文化·大家》:你曾提到金溪的谷氏书商,它有怎样的传奇?

    毛静:研究金溪书业?#36820;?#20154;都知道,有一条史料?#35889;?#26089;到金溪来从事图书贸易的是一位?#23637;?#30340;河南籍书商,但现存金溪的谷姓族谱查不到相关证据。美国学者包筠雅认为可能是误记。我认为历史上可能确有其人,但史料太少。唯一可以提供?#21335;?#32034;,就是谷姓的后人去了云、贵、川发展,他们在那里做得很好,开设的书坊生产的图书质量很高,他们?#25216;岢谱约?#26159;金溪迁?#30784;?#36825;就证明历史?#31995;?#30830;有谷姓书商活跃在金溪,只是他们匆匆来又匆?#26131;?#20102;。同样的道理,金溪周氏、许氏、王氏都是“走出去”的代表,在成都、武汉、邵阳等地做得很好。

    除了明代中期到金溪来的书商,同时期还有一批金溪书商走到了全国各地。如在辽东卖书的李绍庆,嘉靖以后在北京卖书的合市乌石周澄(一直?#26377;?#21040;清中期的七代书商家族),明末在北京卖书的合市田西李寅家族?#21462;?/p>

    浒湾精雕门庭

    《文化·大家》?#22909;?#38388;民谚:“临川才子金溪书。”临川才子有晏殊父子、曾巩、王?#24425;?#38470;九渊、吴澄、危素、?#32769;?#31062;、李绂等?#21462;?#20182;们沟通构成了古代江西临川板块的代表,而金溪又是临川文化圈中重要组成部分,金溪古代雕版业的发达与他们有怎样的关系?

    毛静:读书人与书有着天然的关系,就像“临川才子金溪书”也有内在联系一样。临川是一个大临川的概念,包括原来的抚州府和建昌府,?#36824;彩?#26469;个县。他们通过科举进入仕途,可以用可支配的资源来反?#33145;?#37324;,形成了一?#33267;?#22909;的学术氛围。上述人物都勤于著述,他?#20999;?#35201;把自己的学问与思想进行?#34892;?#20256;播,在客观上就推动了印刷业的发展。金溪出现书业以后,?#32769;?#31062;就是较早的拜访者之一,所以我们看到他的《?#26723;?#20141;》有一个重要版本叫“?#36710;?#22530;”本,这个书坊就是金溪书商的堂号。而号称“最后一个理学家”的李绂,他的《穆堂全集》是由金溪祺阜堂刻的。金溪人比较重视乡邦文献的刊刻与传播,会专门请人整理。如王?#24425;?#30340;文集有一个很有名的版本,就是万历年间光启堂的?#35835;?#24029;先生文集》,陆九渊的《陆象山全集》是金溪槐堂书斋刻的。明末临川四大才子的书到清代已经禁掉了,因为他们参加了抗清运动,但金溪的书?#25442;姑?#38505;刻了艾南英、揭暄他们的书。还有临川纪大奎的?#37117;?#24910;斋先生全集》,是文德堂刻?#27169;?#25105;在贵州省图书馆看到这个本子时,特别感到金溪书商的责任?#26657;?#20182;们知道与临川文化是一种共生共荣的关系。

    《藻丽嫏嬛——浒湾书坊版刻图录》 毛静著

    《文化·大家》:活字印刷术的?#23478;?#31934;巧,工序复杂,金溪的浒湾世人皆知,在古代,江西其他地方的雕版印刷业发展如?#21361;刻的?#26368;近又在吉安地区发现了雕版印刷文物?

    毛静:金溪浒湾全盛时期是在清代,清代在省城南昌,府城抚州都有自己的出版系统。在宋、元时期,以刻书闻名的却在本省其他地方。如官刻本系统中的虔州本(赣州本),吉州本,袁州本,洪州本和抚州公使库刻本,流传稀少,大都归了公藏系?#24120;?#24066;场上?#35789;古?#28982;出现,都卖得很贵。比如2014年抚州流出一部《礼部?#19979;浴罰?#26159;一部字典类的韵书,却拍出了三千万的天价。非官刻本系?#36710;?#20070;,如白鹭洲书院的刻本,德兴银山董?#31995;?#21051;本?#21462;?#26377;名的如?#26410;?#21608;必大刻本《欧阳文忠公集》,现在是江西省图书馆的镇馆之宝之一,列入了全国珍贵古籍图录,到现在都感觉纸墨精良、墨色如漆,我上手时都很激动。

    吉安东固发现的一批东西不是雕版,是活字。吉安经常发现不错的东西,如一套几十片的明代雕版曾皋文集,扬州的雕版印刷博物馆花了几十万买去了。又有一批欧阳?#31995;?#26063;谱雕版,也流失到外面去了。所以要加强保护。东固的这批活字有十万枚之多,主人是第五代活字排版印刷传人,他把这批清代中期以来的活字保护得很好,自己?#24425;?#30465;级?#19988;?#20256;承人,希望这批东西能保护好,利用好。

    浒湾图谱

    《文化·大家》:目前,金溪浒湾?#31901;?#26469;的文化遗产主要有?#30007;?#38754;临?#21335;腫词?#20160;么?针对他们的传承与保护、利用,你有什么具体建议?

    毛静:金溪浒湾?#31901;?#30340;文化遗产,主要有物质?#22836;?#29289;质的遗存。比如浒湾的商业街市保存非常完整,这个很难得,四大中心里面,琉璃厂?#20999;陆?#31569;,汉口没有了古建筑,福建连城的四堡太零碎,只有浒湾是完整的体系。我陪韩国的朴现圭教授参观浒湾,他?#31561;?#26524;这在韩国,肯定去申请联合国的世界遗产。还有很多与雕版印刷有关的东西,工具,书版,图书,都是实物。?#19988;?#26041;面,还有很多史料,有部分健在的雕版印刷工人,都值得去传承和挖掘。现在空心化是一个问题,旧学山房里面没有展品,更有名的红杏山房连地址都?#20063;?#21040;。大文堂?#24425;牽?#37117;是?#29992;?#21344;用,失去了原有地风貌,当然,这跟雕版印刷衰亡有必然的联系。

    我现在有一个计划,想在金溪策划一次雕版印刷的国际学术研讨会,把一些研究成果拿出来分享和求证;同时,想在这里搞雕版印刷的活化仪?#21073;?#22240;为现在线装书又重新受到了欢迎,市场是有的。我计划把文港的笔,婺源的墨,铅山或永丰的?#21073;?#21513;安的活字,宜春?#21335;?#35013;印刷,?#25216;?#20013;到金溪来,用四色或五色来排印《陶渊明集》,清一色的江西产品。同时请国家图书馆,?#20351;?#21338;物院,北大、清华的专家学者一起来见证。以这两个活动希望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,使我们金溪乃至江西的文化,能够拭去尘埃,重振荣光。(完)

    [责任编辑:曾悦之]

    • 好文
    • ?#24352;?/b>
    • ?#19981;?/b>
    • 泪奔
    • 可爱
    • 思考

    免责声明

  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凤凰网无关。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?#27169;?#24182;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我们不对其科学性、严肃性等作任何?#38382;?#30340;保证。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?#27169;?#19981;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,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江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。如有问题请联系[email protected]

    今日推荐

    分享到:
    苹果北京pk10开奖直播
    <bdo id="o6kyu"><samp id="o6kyu"></samp></bdo>
  • <code id="o6kyu"></code>
  • <tbody id="o6kyu"><blockquote id="o6kyu"></blockquote></tbody>
    <bdo id="o6kyu"><samp id="o6kyu"></samp></bdo>
  • <code id="o6kyu"></code>
  • <tbody id="o6kyu"><blockquote id="o6kyu"></blockquote></tbody>